一個月一次的回診日。

上次為了處理大門牙的黑三角重新上了power chain。

因為大門牙的牙縫回家沒幾天就合起來了,所以醫生這次二話不說就是拆掉它。

我還稍微跟石醫生抱怨了一下大門牙牙縫合太快,我都還來不及做紀念。

他居然回我說:「喜歡的話我可以再幫你用出來喔。」

但是我婉拒了他的好意!

結果石醫生左看看右瞧瞧,叫我回家繼續拉咬合,後面臼齒的部分已經咬得很好了,但是前面還差一點。

我心一驚!難道醫生忘記上個月說這個月要拆骨釘的事嗎!(貴人貴人)

所以我馬上就問說:「醫生你上個月說這個月要拆骨釘跟修牙齦耶!」

「喔~可以拆呀!因為骨釘在那邊已經沒有用處囉,牙齦也可以修一修囉~」

於是,整個過程最痛的就是打麻醉!我應該被戳了八針有吧。

麻醉之後立刻變身為歐陽鋒,只覺得嘴唇怪怪的,其它一律沒有感覺。

醫生順利的把骨釘取出來之後,開始進行電燒。

我只能說電燒的味道,真不討喜。(皺眉)

總之就是蛋白質燒焦的味道,這讓我想到人體自燃時應該比這味道強烈一百倍吧。

療程結束!

我還是按照慣例問了哪時候可以拆。

石醫生很哀怨的說:「不要逼我!你們再逼我!我比你們任何人都想幫你們拆掉!」

好啦好啦!不逼你!

於是我笑笑的說:「一月底一前拆掉就好了呀,人家二月要出國一個月喔!(眨眼)」

下次回診就是12月底了,還有兩個月的時間。

現在進行的就是只有醫生才能夠瞭解的神祕儀式─「拉咬合」。

不過算一算我也才開始拉咬合拉了三個月而已,哈哈。

來個骨釘電燒前後的對照圖記念一下吧~

 

   IMGP2279.JPG IMGP2332.JPG          

 

    全站熱搜

    碧安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