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books200604250217 (1).jpg  
 

【書名:文明化的儀式─公共美術館之內】

【作者:Carol Duncan】

【譯者:王雅各】

【出版日期:1998/03/01】

 

【心得評論】

        Carol Duncan書中提及「儀式」,但是並沒有具體的解釋他對於「儀式」的概念,而我給予的意義是一種轉化的過程,在這過程中去乞求達成某種心靈層次的提升、啟發亦或是轉變,它具有隱晦性而且不同的個體所經歷的過程也會有所不同。在《文明化的儀式》書中,一開始作者將博物館與宗教的神聖性類比。我們不能否認的是在博物館經驗中,可以找出「儀式」存在的痕跡,也因此博物館總給予人一種崇高、神秘之感。

        不過博物館並非一種儀式的象徵,書中提出的「識閾性」更能解釋博物館這個空間的意義—他是一種「中介」(medium)在這當中,我們有意識的抽離了本來的自我,所有看世界的角度與方式        變成另一個自我而得到靈感(inspiration),而這樣的角度和方式是與其中的社會文化有關,這樣是否能將Carol Duncan為何認為博物館是由一系列特殊儀式所組成的特殊環境作一個較為粗淺的解釋。

        除此之外,作者給了一個極為限制性的框架,在書中他僅將「美術館」這一個類型的博物館提出討論,並且是利用一種政治、階級、性別的切入點來評論這種型態的博物館身為一種中介的意義,當中可以察覺到Carol Duncan對於美術館這樣的一個機構並非友善的,帶有女性主義的論述手法,直指這樣的一個儀式空間是具有男性力量的主導權,整個公眾化的過程是一種政治體理想化的實踐,是一種布爾喬亞階級的顯現,全部都是由雄性為主導的世界。

        這樣的觀點的確引發了我們另一個面向的思考,但是值得討論的是,倘若主體並非是「美術館」時,這樣的論述是否仍可以說服我們?博物館的公眾化是一場政治的、階級的、兩性的角力戰爭?

        我相信,除了美術館之外的任何一個博物館,其內在都具有Carol Duncan所說的「儀式性」,因為任何一間博物館都是一個中介。

        但美術館和其他博物館究竟有怎樣的差異,讓作者只將美術館公眾化的過程提出?我試著分析這個問題。追尋著作者書中遺留下來的足跡,首先要對藝術作品與公眾的關係具有了解。

        黑暗時代過去,十五世紀開始,文藝復興時期的巨匠們已經不再跟公眾有強烈的關連性,也因此在幾個世紀以來,藝術作品已經成為階級性的符號也是不爭的事實。階級是民主的浪潮的死敵,於是將這個符號消弭的想法因此產生,但是藝術品如何公眾化?處理這個問題最好的場所就是擁有限制性空間的美術館。但是民主的過程並非是短暫的,其中的複雜與暗潮洶湧也使得這些元素介入了美術館公眾化過程之內,作者看見了其中的端倪,將自己的理論依據滲透,他主要的目的是藉由這樣的一個議題來彰顯出公眾化的過程並非公眾主導,而且中心思想是男性的,所以我認為《文明化的儀式》一書內在思維可以成為女性主義的文本。

        也因此我這樣認為,如果跳脫出「美術館」這一個框架,Carol Duncan 認為博物館的公眾化是政治的、階級的、兩性的角力戰爭的這個論點並非不可動搖。

        不過在此書中,作者令我產生濃厚興趣的第一個觀點是,「文明化的儀式」的這個過程。其實這反應了社會的權力機制,姑且不去討論男性力量大於女性影響的這個層面,國家與階級的探討就成了不可忽視的問題。

        在美術館中,「自我」的條件是無法顯現的,所有的詮釋權都在距離公眾遙遠的另一端,心靈過程並非可以自由掌握。而且不可避免的是,美術館公眾化的過程成為了公眾文明化的過程,只是這樣的「文明化」是建構在哪種價值範圍之上?雖然這個問題在當代歐美社會中不再成為一個窒礙,但是「價值建構」卻是目前許多國家正在發展中的博物館們面臨的問題。

        現今世界上博物館的建立似乎成為「文明化的儀式」中最重要的一環,不論是戰亂或是貧窮都在追尋一種「文明化」的象徵,只是它建立的價值觀點是自己的還是西方的?所以我們知道,除了政府與階級之外,更新的問題是存在於國際間的價值標準。

        第二個觀點就是「儀式可以被塑造」。當我們知道博物館的存在是一種中介,所以儀式就不是博物館本身形成的,但是為何儀式卻可以被博物館塑造?我從蒐藏與展示的觀點切入,在書中的第五章有提到,紐約現代美術館掌控了遊客,因為美術館在走道的鋪陳上並沒有給訪客太多的選擇,而且Carol Duncan也提出現代藝術的歷史是被有意識的建構的。

所以推論出雖然博物館是一個中介,但是它的儀式過程仍然是有意識的,而且美術館本身的蒐藏與展示對於在館內進行的儀式過程有絕對的影響力。

        《文明化的儀式》中Carol Duncan帶著女性主義的筆觸,不論我是否認同作者的論述,他的確提供了我另一個對於博物館內部權力運作的思考面向,但是我認為這本書給予我一個新的里程是將博物館看成是一個儀式進行的空間,在博物館中我們都進行了一場關於心靈的儀式過程。所以博物館是一個中介,讓我們與不同的世界、文化、領域產生了連結,在有意識的情況下用與自己截然不同的情緒觀看我們身處的世界。

 

書寫於 2009 / 11

, , , , ,

Vien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