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439_副本.jpg

---

這篇文章是在艷寶出生後,發表於我的私人FB網誌,是為了記錄下刻骨銘心的生產過程,當時很怕日子一久就忘了。

因為FB取消網址功能,我也將文章轉到痞客幫。

很多人說我部落格的文章,看起來都很理性很條理分明,我想大概是因為專業領域的訓練吧!

也可能是因為家庭背景的關係,內在人格總是和世界有點疏離,對這世界感到惶恐。

怕太多的情感流露會讓人看穿太多,而傷害到自己,因此我一直是個很慢熟的人。

但是艷寶出生之後,我告訴自己雖然這世界不如我想像中美好,但是我可以給艷寶盡可能的美好。

---

2016年7月1日

---

---牽著小手,握著小腳。 一輩子,我們陪妳走,陪妳歡喜憂傷。---

趁著記憶猶新時,把這段難忘的經歷書寫紀錄。

懷孕的過程,最辛苦的不是身體的負擔,而是心中的期盼與憂心,我盡量保持樂觀與正面。

但是天性多愁的我還是在孕期中因為不可控制的情緒而哭泣,特別到後期,每天都會因為無力沮喪而流淚。

只能盡量用不同的事情轉移自己的注意力,所以我持續打掃、做菜烘焙、游泳運動,即使有時候覺得身體有點勞累。

----

等待寶寶的出生,似乎漫長的很。

終於2106年6月21日,在爸爸期盼的時間內,林小艷準備來跟我們見面。

凌晨大約1點50分,我羊水破了。

才入睡約兩小時的我,只覺得肚子一下刺痛,一股熱流往下衝,我當下直覺反應就是破羊水。

立刻從床側翻到床下,同時聽見像是水潑灑於地的滴答聲響。

好多水!怎麼那麼多?心裡驚嚇到不知所措,只能用虛弱的聲音不停叫喚熟睡的枕邊人。

狼先生被我叫醒之際還以為自己自做夢,因為他已經夢過好多次我破水的情境,這讓他一時不知道是夢境還是現實。

當他回神過來,我立刻請他去拿我的外出衣物。

本來還想能穿上新底褲,墊著衛生棉,從容搭車進醫院,未料到一站起來又是一陣水流,地上又是一片濕。

最後決定拿一條浴巾裹著,拉著事先準備好的待產包,直奔醫院。

我心裡想著一個念頭,寶寶一定要沒事!

----

在不到20分鐘的車程中,我的陣痛開始了。

進了急診,躺上病床,我被推往淡水馬偕七樓。

確定是破水,這時候才開一指,這代表我不知道還要等多久,但是也開始進入生產的前置手續,灌腸、剔除陰部部分毛髮、換病人服。

終於在凌晨2點20分左右,我進入待產室,身上掛著許多的儀器,監測陣痛與胎兒心跳。

才開一指半,我陣痛級數已經到達80,護士問我是不是非常想立刻打減痛,但是必須要等到開兩指才行。

另外又交代狼先生去買麵包果汁給我,因為胎兒心跳太平緩,雖然維持在正常值,但是一點起伏都沒有。

並不是太好的現象,因此還交代要推肚子內的胎兒給她刺激。

我能感受到她縮在一個角落,一動不動,其實我急得要哭了,但是也無能為力。

我知道有些事情,並非人定勝天。

不知道等了多久,終於開到兩指,但是我的陣痛級數也已經飆破120。

減痛分娩的麻醉師來到待產室幫我進行脊椎注射,慢慢的比較不會那麼痛,只有在數值飆破120的時候才會有疼痛感。

----

在此時我也開始進食,想保留體力面對等下的挑戰。

等待,等待,等待,似乎是生產時無法抹去的記憶。

我感受不到天色微亮,耳邊只有儀器規律的冷冷的聲音。

應該是6點還是7點,我在痛與不痛之間小憩一會兒 。

悠悠轉醒時,開始全身不自主地發抖,但是也不是感到寒冷。

後來發現指只要是陣痛級數到達100,我的身體就會顫慄,可能是打減痛的原因,身體用別的方式舒發疼痛感吧!

我只能這樣推論。

然後,我吐了,把吃的東西都吐出來,接著又是等待。

----

早上8點多,主治醫生來看我,說我的陣痛頻率很不錯,也已經開了3指半快4指。

他說開到4指半的時候會幫我把減痛停掉,為的是不要讓我都不痛而不知何時用力。

莫約早上9點,我被推進了產房,進產房前醫生對狼先生說,如果順利一個小時就能生出來。

我心想,既然陣痛數值很漂亮,相信我很快能跟我的林小艷見面。

沒想到上了產檯,一切都不同了。

--- 

第一個小時過去,她還是縮在肚子的角落,沒有往下移動太多,醫生使勁的推我肚子,加上我的施力,她才勉強往下移動一點。

接著第二個小時又過去,我的陣痛頻率變差了, 醫生追加催生針。

寶寶的心跳速度下降了,同要也打了藥劑維持他的心跳速度,並且給我吸氧氣。

我,不爭氣地流著淚說自己真沒用,居然生不出來。

醫生評估情況,大約也知道我幾乎要沒有力氣,雖然已經看到胎頭,但是還是無法順利的從產道擠出。

醫生提出兩個建議,他說我這是四種難產之一,需要醫療介入,一種就是採用真空吸引,再者就是剖腹。

----

我流著淚說再讓嘗試30分鐘好嗎?

但是又過了半個小時,情況還是沒有改變。

我知道不能再堅持,決定採用真空吸引,而醫生已經預先跟林狼說我的情況,也要他同意採用真空吸引。

非常擔心寶寶的頭受傷或是變形,我告訴自己只有一次機會,一次就要吸出來。

林狼進了產房,現場兩個醫生,一位幫我壓肚子,一位在產道口接生,一切就緒,就等待陣痛來時我的一鼓作氣。

----

我想我永遠忘不了,胎兒從母體脫出的那一瞬間,那是一種奇妙的解脫感,四肢百骸被鬆弛,百千萬個毛孔都張開了。

我首先聽到林小艷被水嗆到的聲音,接著才聽到她的哭聲。

攤在產檯上,只能虛弱的追問她好嗎?健康嗎?

林狼在產房慌忙的追著女兒跑,還要醫護人員提醒才想起要照相,感謝醫護人員提醒,我們才有珍貴的記憶。

3226公克,頭圍34公分,愛普格新生兒評分為9分,因為呼吸不順的關係被扣了一分。

護理人員喊著,頭圍蠻大的,是3600公克的頭圍。

不過好白皙啊!有酒窩耶!好像爸爸!

這時我才安心的轉問醫生,我的傷口到底裂到哪?

大頭寶寶林小艷,讓我的傷口一路裂到肛門,兩個醫生一起幫我縫了十分多鐘。

而這個傷口影響到住院時的行動,呼吸不順讓林小艷吸了24小時的氧氣。

所以離開產房後的第一天我完全沒有看到她,沒有母嬰同室,那個也是後續待補的描述。

如論如何,平安,林小艷順利的出生。

懷孕、生產,好像從來都不是我在人生計畫中必須執行的事。

但的確磨練我的心志,讓我對生命與親情有更深刻的體認。

---

 

 

    全站熱搜

    碧安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