矯正器掉落的隔天,我冒著寒冷飄雨的天氣,一個人默默的往內湖出發。

抵達圓山站轉公車的時候被花博試營運的人潮驚嚇到。

默默的想著該不會往後的5個月每次去回診都要跟這些人潮抗衡吧!就彷彿回到上海世博一般。

這想法令我頭皮發麻。

只希望接下來每個月只要去一次就好了,不要再有矯正器掉落的慘劇。

而最有趣得事情莫過於在診所門口迎面撞上一位穿著「運動短褲」的老伯!

這位老伯就是我不怕冷的老爸,他很專心的再看他的診斷書沒有認出我,還是我大叫他才發現我在他面前。

他是來看牙周病的,也只能說真的很巧。

拜別了老爸,到了診所跟醫生訴苦。

都是因為薯條惹的禍!

醫生幫我重新黏好後在矯正器上裝上「o-ring」。

他說因為矯正器掉落而使得牙齒有點跑回去了,所以要加強。

我真的嚇到,因為才掉落一個晚上就馬上跑回去,這讓我越來越不敢吃硬的東西。

而且o-ring裝上去後,那顆牙齒瞬間很緊,我好像穿上中古世紀的束身馬甲一般。

回到家後一整個晚上都沒有睡好,因為真的好痛,講話的時候牙齒碰到牙齒都會痛。

但是我不太清楚o-ring的功用,只知道傳統矯正器會使用它來固定矯正器跟矯正線。

但是如果使用戴蒙矯正器卻又使用o-ring可能就是每位矯正醫生的手法不同所致吧!

總之,o-ring初體驗,好痛!

還有,如果下次要戴,我要跟醫生說我要紫色的。

Vien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